semi

距上次寫東西已經過了至少5年,
文筆倒退得嚴重。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寫什麼(rofl)
最近重新開始自耕,創作暫時會放在這裡。

Blog:
semi1017.weebly.com
內有plurk、詳細自介等。

海外派,會中英夾雜還請注意。
同好歡迎留言或去blog、噗浪聊天 :)

H2OVanoss, WildcatDelirious/ One Way Only

這是Delirious, Vanoss, Wildcat三人的fanfi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hap1.

 

Delirious覺得自己的腦袋快要炸開了。他現在就像每次GTA裡那隻小丑,被棒球棍從後方砸了似,全身都使不上力,感覺自己下一秒就能失去意識。

但唯一不同的是現在他手上拿著的不是槍而是啤酒瓶。

Delirious抬了抬眼皮,用力地眨了幾下眼睛把眼前模糊的疊影縮回一個。他撐住扶手,把自己從Evan客廳這把從頭到尾被自己霸佔的灰色單人沙發上拉起來然後搖搖晃晃地走去廚房。

一杯溫水可能能讓他舒服些。

寬敞的客廳裡癱倒著一群早已成年許久但內心依舊像小孩一般的男人們,Delirious很喜歡這種大家聚在一起的感覺,即使他們談話的內容總是沒有什麼營養。

那是他的朋友們,在網路這個狹小卻又廣闊的虛擬世界裡遇見的一群夥伴。

 

飲畢後,他的胃確實不再那麼難受了。

Delirious有些困惑地回想他到底喝了多少,不外乎是幾瓶啤酒和後來大家起鬨開始一輪一輪比賽的vodka。

Fuck!光想到喝到後來沒有檸檬時,那一小杯透明液體的味道,他的頭就又開始陣陣發疼。那滋味像是硬把過期的感冒糖漿灌進喉嚨裡,還不是兒童時期有調味成葡萄或櫻桃的彩色感冒藥­­——雖然櫻桃口味的感冒糖漿一直都是他小時候的惡夢之一。

 

可能是因為正在想想事情,又或許純粹因為他現在意識不清,Delirious並沒有發覺廚房裡多了一個人,並向他走近。而當他發現這個事實時,事態已經呈現一種很不尋常的狀況了。他被一雙大手給摟住了腰,被迫地半個身子必須向後仰地懸空在島廚上方以跟對方拉開些許距離,纖長的眼睫以一種很快速的頻率上下飄動著,顯示出主人的不安。

「怎、怎麼了嗎?」

對方只是看著Delirious,並沒有回答他。

濃重的酒味與那寬厚的肩膀無不給Delirious一股迫人的壓迫感。

「你要喝杯水嗎,我幫你倒。」他不自在的動了動身子,說實在的,在這種曖昧的姿勢下哪個男人能覺得自在呢?

不過,如果是……的話。

不知道是否該稱讚Delirious的適應性還是天生的神經大條,他的思緒開始飄忽,以至於沒差覺到眼前的男人看見他出神後不悅的皺眉。

 

所以下一秒當他的嘴巴被另一個人的雙唇觸碰到時,Delirious的大腦瞬間就繳械投降了。他唯一做的只有睜大那雙Luke總笑話像是那充滿了種族歧視的芭比娃娃眼睛,當然每次Luke收到的回應都是肚子上的一拳。

意外地以為自己早已喝茫的Delirious現在卻發現自己的意識好像從沒有這麼清晰過。他能感受到對方唇上的溫度和自己手上灑出來,冷掉的飲用水。

但是有意識是一回事,能做出反應又是一回事。

像是過了很久,卻可能不過一瞬,他就被用力推開了。那些小女孩看的言情小說所描述的「一世紀」原來還真的會發生,藍眼睛的男子不合時宜地這樣想到。

 

他的後腰被猛力地撞上島廚,Delirious敢保證那裡肯定會一片青紫。他有些茫然的看向對方,卻看到那雙眼睛裡明顯可見的厭惡和那人像是才幡然驚醒後摀住嘴巴的樣子。

在還沒來得及吐出任何話語前那個男人就離開了,而Delirious只能維持著那可笑的姿勢看著他的背影融入黑暗中。

客廳的檯燈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關掉了,現在整間屋子只有Delirious所在的廚房亮著,但他卻覺得自己的周身黑得可怕。

在把玻璃杯放進水槽走回沙發上的時候他唯一的想法只有希望明天Tyler不會記得今晚的一切。

是的,那是平時總是捉弄他的IAmWildcat。

當身體一接觸到柔軟的坐墊後,他的眼皮就開始打架了,即使他並不覺得在發生了那件事後自己還能平穩地睡著,但酒精的效力卻開始作用。

他感覺到意識逐漸遠去。

突然地有些希望就這麼一睡不醒。他從來都不是能積極解決事情的人,尤其是這類涉及到人際關係的問題。


评论(4)
热度(18)
©sem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