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mi

距上次寫東西已經過了至少5年,
文筆倒退得嚴重。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寫什麼(rofl)
最近重新開始自耕,創作暫時會放在這裡。

Blog:
semi1017.weebly.com
內有plurk、詳細自介等。

海外派,會中英夾雜還請注意。
同好歡迎留言或去blog、噗浪聊天 :)

H2OVanoss/ To Keep You Secured (校園AU)

我是變態。

全部人都是變態(。

人物大概都OOC光了,純粹就是自耕,還請斟酌著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h1


他偷偷地瞄了一眼前方的男生,然後再裝作若無其事地看向前方,繼續聽起教授的講課。Jonathan已經默默觀察這個男同學好一陣子了,即使現在也才開學三個星期,不過一個學期本就不長,下下個禮拜就已經要期中考了。

 

對方是個亞裔的,看起來可能是CBC,因為他似乎不常跟亞洲人約出去。雖然光從外表上就可以看出來了,那一身的肌肉線條與把兩側剃短的髮型——這可不是現在常能在路上看到的,全身潮牌、腳踩限量球鞋的亞洲男生。

別誤會,這不是在說那男生口袋單薄,對方的態度舉止看起來明顯受過良好教育。雖然時常被Luke說自己太幼稚太單純,像個小鬼一樣,可是Jonathan對自己看人的眼光還是很有自信的。

 

他常常能在學生活動中心或是他們文學院一樓的咖啡廳,或者準確來說是那名男生的學系大樓,看到他跟一群朋友一起聊天。

Jonathan可還沒到去跟蹤的程度,純粹只是因為他們那一群人總是特別地顯眼。至少都會有五六個人聚在一起,而且每次看起來都很歡樂,有時候還會有幾名漂亮的女生加入。

漂亮的事物總是能讓人注意到,不是嗎?

 

「Hey, 你們下星期五晚上要去嗎?聽說那家新開的club請來了一個不錯的DJ。」其中一個耳熟的聲音問道。Jonathan還沒能記清楚他朋友的名字。

Jonathan沒抬起頭,他假裝記著筆記,不過身體向前微傾想聽到對方會說什麼。

「應該可以吧,期中考前的最後一次party。」餘光瞄到這是那名戴著眼鏡的男生說的,Jonathan對他很有印象,因為他們兩個人時常走在一起。他聽過男生喊對方的名字,Craig。

「我不能去,因為我還沒成年!」前方一群人開始大笑。

現在這個明顯小孩子的聲音可不會再嚇到他了,天知道他第一次聽到的時候嚇了好大一跳以為教室混進了小朋友。不過後來就發現到是一個留著鬍子的男生的聲音。他時不時會蹦出那種稚嫩的孩童音,要不是在現場親眼看到,自己肯定想像不出來對方的真面目。

 

「我看看吧,最近應該沒有新的論文要交。」

這是他。

他聲音很好認。

 

Jonathan不太會形容那種感覺,只覺得對方的聲音聽上去很舒服、很溫柔。不是普通的低沉嗓音,卻會讓聽者想更進一步的了解聲音的主人。

 

在心裡嘆了口氣,到底自己是為什麼會開始這麼注意他呢?

那是第二次上課。

自己不小心把水壺從桌上揮到前面一排,當時坐在自己斜前方的那名男生幫他撿了起來。

在自己道謝後的那句「No problem」竟然讓他臉紅了。

當然事後他自然是期望對方當時千萬沒有注意到他面對的同性同學像個情竇初開的女孩一樣傻愣著盯著他。

 

Fuck you,Jonathan!你現在真像個變態。

竟然因為一個男人的一句話就開始跟個變態似地一樣關心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他有些自暴自棄地揉了揉臉。

雖然很清楚自己現在這樣不太正常,但是這堂課永遠是自己會提前到教室的唯一一門課。就是為了能在看清楚他們一群人坐的位置後再順利地坐到他們的後面一排。

這門課是二年級且並不需要其他條件的課程,所以人總是很多。

諾大的階梯形教室讓前一排的不太會注意到自己後面坐著什麼人,所以Jonathan才敢這麼正大光明地每次都「恰巧」坐在他的正後方。

當然他也注意不再那麼小心地把水壺給弄倒了。

 

你說他會不會想向他們搭話?答案絕對是否定的。

雖然自己很羨慕他們看上去總是有那麼多樂子,但是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跟他們不是一類人。

They are the cool kids.

學校裡永遠都存在著兩大類的學生,一種很外向、很受歡迎,另一種就是隨波逐流、安分地把這四年過完的人。

很明顯Jonathan就是後者。

他並不會主動去找人聊天,即使別人先跟他說話了,也都只是諸如「上一次的講義有發到網路上嗎」、「你知道功課的截止日是哪天嗎」這類課堂上的問題。

況且大學本來就很難交到朋友,除非積極地參與社團;也是Jonathan不擅長的。上一堂坐在旁邊講過話的同學總在下一堂的時候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了。

 

本來就只有Luke這一個人算得上是自己朋友的Jonathan認真地覺得他的大學生活大概就只能孤家寡人到畢業了。

 

**

 

「你說誰?」

Jonathan接過對方遞過來的果汁,「這個。」

Luke湊近眼前的手機銀幕。一張一看就是偷拍的照片,那是幾名男生坐在一起喝咖啡。看得出來偷拍技術還不怎麼好,只有中間的男子是清楚的,後面背景甚至是坐在旁邊的其他人都糊得可笑。

照片上的男生逆著光,笑得開心的樣子讓Jonathan的心又忍不住一陣悸動。

他把手機再向Luke推了推,不安地舔了下雙唇。

 

「這是Evan Fong吧。」Luke花了些時間研究那些模糊的臉孔,但是卻很肯定地給出了答案,「在學校很有名啊,你不知道嗎?」

Jonathan愣了一下,沒有說話。

「噢,我忘記你不關注那些的。」Jonathan朋友名單上唯一的人,Luke,在他旁邊坐下,有些無奈地看著友人,「我知道你不擅長那些,可是你應該多見見新朋友。你也知道的對吧,Jon。」

 

晃了晃手中的蘋果汁,穿著藍色連帽衫的男子沒有開口,有些長的黑髮因為低著頭蓋住了他的雙眼。

作為和他相處了七年的朋友,即使沒看到對方的表情Luke也知道現在他在難過。Jon坐在沙發上像是整個人都要陷進去似的,這讓他看上去越發地可憐。Luke這個不論是身材還是心理都意外地纖細的朋友一直對社交有些抗拒。據Jon本人的說詞,待在螢幕後面會讓他更有安全感。

 

從外表上看,Jonathan絕對是會受歡迎的類型,雖然沒有長期泡在健身房的健壯身材,但是薄薄的小身板加上一雙清澈的藍眼睛卻會激起女性們的保護慾,可能不會想作為男女朋友交往,但是人緣肯定不會太差。

 

­——至少跟自己交往了六年的Jonathan姊姊是這麼告訴他的。

 

當然Luke自己每次也總是會不自覺地擔心Jonathan會被騙或被拐走,他看起來實在太好騙了。或許是因為從小被保護得太好,再加上他在陌生人面前總是顯得很緊張,一直盡量避免著去接觸生人,導致了他到現在還像個單純的小孩子。

就算他自己完全不承認。

 

「Evan在學校很活躍,是曲棍球校隊的。」Luke試著把自己的聲音放得輕柔,即使Jonathan早已是個成年人,周遭的人卻總是把當他作易碎物般對待,「這週末有比賽,你要去看嗎?」

 

繼續這麼對待Jonathan並不是個好主意,那會讓他更遠離人群。可是被他全心全意地依賴是一種很好的感覺,那蔚藍之中只會倒印你一個人的影子。他醒了會告訴你,餓了會傳簡訊給你,無聊了會打電話給你,因為你是他手機通訊錄上寥寥無幾的號碼之一。

 

他就像個還不會飛的幼鳥,被困在狹小的鳥巢裡,想飛,卻發現母鳥並沒有教會他如何去飛。

 

「我陪你去,Jon。」Luke把手搭上對方的肩膀,他們削瘦地甚至讓Luke覺得對方的骨頭要穿透那層藍色布料了。即使覺得Jonathan現在就已經很好了,但Luke還是有了要找機會帶他去健身的想法,他現在就像是根營養不良的稻草。

Jonathan不自覺地搓揉自己的手指,他的頻果汁早已被他小口小口地喝完了,「抱歉,Luke,我每次都麻煩你。」

跟熟人在一起時總是髒話滿嘴­——他這壞習慣Luke仍舊沒有放棄去拔除­­——的Jonathan彷彿被叫到校長室的孩子,幾乎想把整個自己都埋進好友那張墨綠色的沙發裡。

那雙藍眼睛不安地左右移動,「你知道,我有在試了。我有在試了。」

 

聲音裡的緊張顯而易見,Jon每次只要情緒一激動,聲調就會變高。Luke總是有些病態地覺得那樣的Jonathan很可愛。

 

「沒關係Jon,你知道的,我們是朋友。」對方比他結實許多的手臂把Jonathan攬向自己,像是在安慰一名小孩。「慢慢來,這種事急不得的。」

Jonathan任由自己左半個身體都靠在Luke身上。

這姿勢對於同性朋友來說有些過於曖昧了,可是兩人並不覺得奇怪,他們從很久以前的相處模式就一直是如此。

 

「你能幫我買票嗎,我想去看看。」


评论(6)
热度(35)
©sem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