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mi

距上次寫東西已經過了至少5年,
文筆倒退得嚴重。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寫什麼(rofl)
最近重新開始自耕,創作暫時會放在這裡。

Blog:
semi1017.weebly.com
內有plurk、詳細自介等。

海外派,會中英夾雜還請注意。
同好歡迎留言或去blog、噗浪聊天 :)

H2OVanoss/ I am here. Part1 (Fallout4 inspired)

-又是深夜腦袋。我覺得我沒救了。

-真的是半小時前突然的靈光一閃(?)所出的腦洞。算是以Fallout4為發想,但是內容應該不怎麼一樣(???)

-可能下禮拜就得刪掉重改之類的rofl!!!

-全都言不達意,詞藻什麼能吃嗎

Anyways, 一直好喜歡遊戲AU,加上腦洞不時出現所以就有了這麼個短短的東西(...)

應該會再加一點作part 1 (hopefull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該死! 」

Jonathan爬出休眠艙,因為長期沒活動而變得僵硬的四肢使他有些踉蹌地撲到對面的另一個休眠艙上,透過不大的玻璃,Jonathan能看見那裡面躺著面部結霜的男子。他皺緊眉頭,扶著這架外表仍透著陣陣冷氣的艙體,邁步前去查看其他休眠艙裡的狀況。

 

全部人都死了。

無一例外。

 

他的呼吸有些粗重,不知道是因為肺部正在重新適應環境,還是因為了解到自己可能是這裡唯一的生還者的事實。

Jonathan看向他走過來的方向,他已經確認過了不下30架休眠艙。所有的男女皆是緊閉著雙眼、臉上佈滿白霜的模樣,而且旁邊的儀器面板都顯示著「生物體死亡」五個字。

他望向四周,這裡的休眠艙數量多得嚇人,Jonathan目前只想到兩種可能,一是他們可能為了遷徙到其他星球而急速冷凍,二是在進行一場巨大的人體實驗 。

無奈的是他無法根據腦袋裡的資料作任何判斷—雖然他的直覺傾向於後者—因為Jonathan現在其實並沒有任何記憶。 

他知道自己是人類,叫做Jonathan,可是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模糊不堪。

 

是的,他現在的腦袋一片空白。

就像是溺水之人,之前的他一直處於模糊的意識之中,一直不久之前才突然被從休眠艙中「拉出水面」,睜開雙眼,重獲新生。

雖然目前並無依憑,但Jonathan仍詭異地「記得」自己似乎經歷了一場重大的混亂或者是打鬥,因為他還能感覺到自己被冷凍前內心裡的焦慮與憤怒,即使現在的他並沒有辦法想起任何昏迷前的人事物。 


Jonathan試圖喊了幾聲,希望能從那些他還沒確認過的休眠艙裡聽到修許微弱的回應。儘管按照現狀,他並不應該隨意暴露自己的行蹤,可是發現全世界可能只剩下你自己一人的感覺真不是太好。

近百個排序整齊的艙體,現在只猶如軍葬時擺滿禮堂的靈柩,傳達著寂寥。

 

他覺得他最好趕緊離開這裡,他必須知道這裏都發生了什麼事。

而且在這上百具冷凍屍體環繞著的空間,Jonathan實在不想多待下去。

 

Jonathan往回走向自己醒過來的地方,他剛才並沒有確認過自己休眠艙旁的顯示儀。

一行簡短的綠色字體就躺在漆黑的螢幕正中央。

 

「Fong. 23. Male. 」

 

好笑地,他到現在才知道自己姓什麼、幾歲了。

但除此之外仍是空白。

他是Jonathan Fong,23歲男性,而他現在要去找出這鬼地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评论(3)
热度(25)
  1. BananaBusSquadsemi 转载了此文字
©semi
Powered by LOFTER